央广网柳州7月5日消息(记者罗兰)7月,盛夏时节,南方阳光炽热。在广西柳州市鱼峰区白沙镇王眉村,硬化的村道旁,一片苍翠欲滴的麻竹林映入眼帘,这是村民黄华府种的“聚宝盆”,他和爱人穿着长衣裤,点着蚊香,在竹林里收割竹笋。

黄华府在自家竹林里割竹笋(央广网发 记者罗兰 摄)

“早上6:30就来割笋了,我们是6月1日开始割的,已经卖了6000多斤,价格比较稳定,大概每斤1.5元。”黄华府说,“7月份,竹笋就更多了,现在每天都在割竹笋,笋留久了会变老,变老就不好卖了。”

黄华府的爱人在竹林里剥笋皮(央广网发 记者罗兰 摄)

5月底,柳州市各村镇进入竹笋收割期,收割时间可持续到10月中下旬。酸笋是柳州螺蛳粉的重要原材料之一,被称为“柳州螺蛳粉的灵魂”,白沙镇王眉村是这一“灵魂”的原产地之一。柳州袋装螺蛳粉产业兴起,带动竹笋这一个遍布柳州山林的特色农业产业。

黄华府(右)介绍自己的竹笋种植经历(央广网发 记者罗兰 摄)

“这一片我是最先种的,就我和我爱人自己种,收入蛮可以。”黄华府是“70后”,以前在深圳一家工厂从事水电、机器设备维修工作,也曾和爱人一起做餐饮生意。2018年,当地政府号召“退桉种竹”,黄华府是村里第一批响应号召种植麻竹的人之一。

“以前家里这些地种了桉树,收入不高,曾经因为虫害,虫子把桉树叶吃光了,连续4年‘颗粒无收’,土地都浪费了,就想着干脆我回来种竹笋。”黄华府说。

2018年,王眉村的竹苗都是从外地买来的,大概7元一棵,黄华府买了几千棵,种了十多亩地。“当时天气相对干旱,苗运回来需要的时间久,根部变干了,技术也达不到,成活率只有30%左右。”黄华府回忆。

2019年开始,他自己摸索技术开始育苗,通过本地育苗,可以当天挖苗当天种,成活率提高到了95%以上,并且第二年就可以长笋,笋能从拇指大小长到碗口大,一兜麻竹大概可收30斤到50斤笋,第三年到第四年产量就开始提高。其他村民看到竹苗成活率提高了,产量也不错,越来越多人开始种植麻竹。

白沙镇王眉村航拍(央广网发 梁章晖 摄)

2019年,柳州市鱼峰区螺蛳粉产业示范区落户白沙镇,王眉村成为螺蛳粉原材料产业核心示范区。目前,该村已经建成种养基地5300亩,其中“退桉种竹”1700亩,种植面积还在不断扩大中。王眉村计划到2023年底,发展笋竹基地5500亩。乡村要振兴,产业必振兴。

目前,王眉村村民人均年增收达9000元以上,村集体经济收入从2019年的4万元增加到2021年的15万元以上。

黄华府的麻竹林竹笋长势喜人(央广网发 记者罗兰 摄)

“根据土壤条件,每一兜大概留三棵的竹子是比较好的,留太少产量上不来,留太多,营养供应不足也会导致减产。”这些年,黄华府积累了很多种植经验,但在他看来,竹笋种植技术要求并不高,重点是需要用心管护。“有一位村民在我这买的竹苗,他管护得好,一兜竹子一年产了大概700斤笋,竹子种下去,可以收成四五十年的。”

目前,黄华府自家的麻竹林也扩种到了40多亩,育苗每年能卖一两万棵。2021年,黄华府收入16万元左右。

黄华府挑着割好的竹笋,剥完笋皮,当天就可以卖(央广网发 记者罗兰 摄)

“去年天旱,竹龄也低,产量不是很高,光卖竹笋的收入大概6万元。今年,因为我这些竹是第四年的母竹了,天气也比去年好,雨水足,产量估计可以增长一倍左右。”黄华府一边割笋一边说。他麻利地把割好的笋丢进箩筐,很快就割满了一担,再挑过去给爱人剥笋皮。“这一担应该七八十斤吧,平均大概五六斤一颗。”黄华府说。

当天下午,黄华府和爱人就一起把剥好的竹笋拉去了镇上的酸笋腌制厂,一共卖了966斤,收入1400多元。

“你们拍的照片可以发一些给我吗?”黄华府问记者。原来他正准备自己开网店扩大销路,正好需要竹笋的图片。“去年我给别人的网店供过货,不用剥笋皮可以卖到1.5元至2元一斤呢,今年我自己学学运营和处理图片,自己开店,销量好的话,计划扩大种植规模和收购村民的笋。”黄华府说。

7月4日,黄华府告诉记者,7月2日他的网店就上线了,现在已经接到了20多个订单。

编辑:黄月芬
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 授权>>
转载申请事宜以及报告非法侵权行为,请联系我们:010-56807194
长按二维码
关注精彩内容